五分彩开奖记录|五分彩开奖走势图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讓法律的陽光溫暖億萬消費者

——《電子商務法》的實施與消費者權益保護論壇專家發言摘登(上)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3-28 09:10 來源:
分享:
0

圖為論壇活動現場


  

編者按
  
3月21日,第八屆中國消費者保護法論壇在北京開幕。本次論壇主題為:《電子商務法》的實施與消費者權益保護。論壇圍繞《電子商務法》在消費者保護領域的規范解讀、《電子商務法》在消費者保護領域的具體適用等,精心準備了32個選題。會間,來自中國法學會、中國政法大學、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央財經大學、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等方面的專家熱烈發言,深入交流討論,其中不乏頗有價值的觀點和論述。今明兩日,本版集中刊發論壇發言摘要,以饗讀者。

趙旭東 中國法學會商法學研究會會長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

電子商務經營者的民事責任
  《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主要包括三點:一是電商平臺對消費者的責任,二是因平臺內經營者行為產生的責任,三是兩個條款分別規定兩種情形下的責任。
  《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第一款中,規定了未采取必要措施情形下的民事責任,這是一種不作為的侵權責任。從《侵權責任法》的角度看,可以對其理解為:第一,法定義務,即電商平臺對平臺內經營者侵權行為應采取必要措施;第二,侵權行為,即未采取必要措施,構成不作為侵權;第三,主觀過錯,即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侵權;第四,損害后果與因果關系,即不作為的侵權行為與最終損害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包括直接的和間接的因果關系;第五,民事責任,即這種民事責任對外是連帶責任,在平臺與平臺內經營者內部之間可能存在按份責任或清償之后的追償責任。這種解讀符合《侵權責任法》本身關于連帶責任的法律規則。
  《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中,規定了平臺經營者未履行審核義務與安全保障義務的民事責任,從性質上講,這同樣是不作為的侵權責任。可從以下五個方面進行理解:一是法定義務,即關系消費者身體健康的商品或服務,對平臺經營者負有資質資格審核義務特別是行政許可等事項的審核與安全保障義務。該法定義務可能同時也是合同義務。二是侵權行為,即平臺經營者未履行義務的行為構成一種不作為侵權,由此產生侵權責任或侵權責任與違約責任的競合。由于侵權責任對消費者權益保護更為有效,通常情形下當事人選擇追究侵權責任。《電子商務法》該條款本身是從《侵權責任法》的角度進行規定的。三是主觀過錯,法律并未明確說明該過錯是故意還是過失,我認為應當屬于過錯推定,即只要平臺經營者未進行審核或未提供安全保障,就存在主觀過錯。四是損害后果與因果關系。五是民事責任,即承擔相應的責任。關于對相應責任如何理解,理論界存在不同的解讀。從立法過程看,這個問題爭議很大。
  我認為,這里的相應責任,既可能是《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連帶責任,也可能是《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相應補充責任,還可能是《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規定的按份責任。因此,相應責任應是我們可能想到的平臺經營者應當承擔的各種責任。
  具體來講,相應責任首先指的是民事責任,不包括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因為行政責任在《電子商務法》第八十三條另有規定,刑事責任在《電子商務法》第八十八條另有規定;其次,相應責任既包括對消費者的外部責任,也包括平臺經營者和平臺內經營者之間的內部責任。相應外部責任,應當是連帶責任或補充責任,在連帶責任與補充責任之間最終如何確定,應優先適用特別法;在沒有特別法進行規定時,應具體考量平臺經營者的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緊密程度、平臺經營者行為的作用力大小、主觀過錯大小等因素確定應承擔連帶責任還是補充責任。還有一種考量方法,即考慮在何種情況下能夠最有效補償消費者損失,對消費者提供最快捷、最便利的救濟,進而最終確定平臺經營者承擔何種責任。相應內部責任,既可能是侵權行為人承擔全部或最終責任,也可能是平臺經營者與平臺內經營者之間承擔按份責任。

劉俊海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消費者權益保護和優化營商環境并非對立關系
  消費是市場經濟活動的起點,也是市場活動的重點。我們必須采取正確的消費政策,釋放消費潛力,使消費繼續在推動經濟發展中發揮基礎作用。這就要靠我們從法律角度認真研究去年中央和國務院頒布的32號文件,這很重要。
  關于優化營商環境,該如何理解?消費者權益保護和優化營商環境是什么關系?我覺得,把兩者對立起來、割裂開來是不正確的,應當努力打造一個消費者友好型的營商法治環境。在這樣的環境中,堅持誠信守法的企業受消費者尊重,消費者愿意購買的商品和服務倒逼更多的企業積極履行反躬自省、慎獨自律、見賢思齊、擇善而從的四個重大義務。
  另外,今后應當深入研究消費者友好型的立法立標體系、消費者友好型的監管體系、消費者友好型的行業自律體系,還有消費者友好型的行政監管體系和消費者友好型的司法救濟體系。市場會失靈,司法權不會失靈,行政權會在一定領域慢慢退出市場的微觀活動,但司法權在逐漸擴張,這是市場經濟法治的一個必然趨勢。
  關于《電子商務法》里所涉及的商事活動概念,其特殊性在于:能夠在多大程度上使得傳統的法律在適用的時候予以更多精準的設計。換句話說,互聯網再大,還能大過法網嗎?當然,我們確實應當打造一個風清氣正、誠實信用、公平公正、多贏共享、包容普惠的電子商務市場生態環境,這是法官、學者和企業共同的愿望。通過今天的研討會,我想會凝聚更多的共識,在很多有爭議的重大問題上,我們會尋求到最大的共贏。

時建中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

共享經濟領域的消費者保護
  在這里,我把關于共享經濟領域的消費者保護,縮小到平臺經濟的消費者保護范圍進行分析。
  平臺經濟是一個新生事物,傳統的法律制度在運用到新經濟模式時,必須對新經濟模式的應有特征有一個準確的把握。平臺經濟或數字經濟有6個特征,具體包括技術支撐化、經營平臺化、行為數據化、數據數字化、平臺生態化、營銷精準化。
  我們需要注意到,消費者在分享平臺經濟所提供的便利的同時,其更加變成一個相對弱者,消費者的交易能力相對弱化,這與平臺經濟數據化有關。對平臺而言,平臺可以采集大量數據,并通過數據算法和不斷優化交易模式,對消費者進行精準刻畫。這樣,消費者與平臺及平臺內經營者之間在數據背景下,就出現更加嚴重的信息不對稱現象,使得強者更強,弱者更弱。
  從法學角度看,平臺經濟的交易流程存在大量的合同,我們稱之為合同群。在電子商務中實際上有三流,一是物流,與物流相對的是服務合同,如快遞服務;二是現金流,因為有了買賣,所以必須進行支付,與現金流相對的是支付合同或結算合同;三是信息流或數據流,消費者注冊任何一個網站都會留下身份信息,這些信息數據是公司的重要財產,構成公司核心競爭力。
  在此背景下,以消費者作為合同一方當事人,消費者則與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物流企業以及結算方之間建立不同的合同關系。所以,在不同的主體之間、不同的交易環節所形成的法律關系紛繁復雜。
  我非常認同關于審判機關確定的這樣一種裁判思路,即關于經營者與消費者之間法律關系的認定,應結合合同的具體內容來判斷。只有這樣,才能對圍繞消費者所產生的法律關系作出準確的定位,才能確定消費者及相對方的權利、義務及責任。
  在上述講到的法律關系中,一些法律關系有明確的法律調整,也有一些法律關系存在法律空白或模糊地帶。法律只有經過司法實踐才不再是紙上的法律,才有可能變成行動中的法律。一個理想的法律環境,應當包括一個最佳的權利義務體系和責任體系。這個權利包括兩種情況,一種是私權利,一種是公權力。對于司法來講,為消費者營造友好型的消費環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一個良好的司法環境來推動消費環境的這個構建,再加上政府的有效治理,可以讓消費環境、經營環境更好。
  同時,在案件處理過程中,必須考慮到平臺自治和平臺規則。任何一個平臺都有自己的規則,表現為一種自治規則,在司法實踐中應考慮平臺規則的合法性問題。除本身包含違法因素的平臺規則外,平臺規則對社會治理水平的提高有著非常好的幫助。如電商平臺,可能有幾百萬個或幾千萬個商家,可能有幾億的消費者,如果所有的糾紛都需要通過法律處理,則會產生大量訴訟。此時,對于平臺規則的承認,對營造良好的消費環境非常必要。當然,這個承認是有條件的,平臺規則不能違法。
  對互聯網經濟數字經濟和平臺經濟而言,法律的滯后性是絕對的,當可操作性的法律供給不足的時候,司法實踐中應注意責任分配原則。把責任分配給控制交易流程、并且通過控制交易流程能夠轉嫁交易風險并從中獲利的企業,這樣的主體應當承擔更多的責任,才符合分配正義。同時,還要注意舉證責任分配。在數字經濟背景下,消費者處于信息極不對稱的地位,平臺掌握更多數據,因此,應當把責任分配給掌握更多數據的一方。通過具體個案裁判保護消費者權益,推動經濟發展,實現共贏。

楊東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

電子支付中的消費者保護
  電子商務中的消費者與金融消費者非常類似。共享經濟的發展,造成消費者在大平臺面前越來越弱勢。這種地位的差異,使得對于電子商務中的消費者保護,需要借鑒美國金融危機之后加強對金融消費者的傾斜保護思路。《電子商務法》不僅是一個消費者保護法,不僅是對平臺權益主體的維護,更主要是對市場秩序和公平競爭的保護。與之相關的法律條款是《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二條和第三十五條。我認為,這是對消費者保護力度最大的條款。
  我們現在看消費者保護,不僅要看平臺本身的侵權責任問題,還要看其他對平臺責任的加重,特別是第二十二條關于反壟斷的條款以及第三十五條關于濫用市場優勢地位的條款,這是有著重大意義的。因為這個在反壟斷法律中并沒有規定,同時在《反不正當競爭法》最后也刪除了濫用市場優勢地位的相關條款。所以,《電子商務法》第一次納入這樣一種對平臺的市場優勢地位的一個規則,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突破,是保護消費者及平臺內經營者的關系非常重大的一個條款。在中國乃至全球的這樣一種立法法史上,關于市場優勢地位的條款是非常少見的。
  所以,對消費者的保護應該是一個立體的、有機的電商法模式,而不應該單純在某個條款加重平臺責任。對消費者的保護不能單靠一個條款,而是電商法各個條款的有機組合,才能尋求保護消費者、維護市場秩序、國家各方利益能夠得到均衡發展的效果的一部綜合性的法律。
  《電子商務法》不僅僅是一個民商法,也不僅僅是一個行政法,它更是一個綜合法,這是我們起草時特別強調的立法思維。就支付本身的條款來說,也是非常典型的對消費者保護的一個特別條款。這個條款在電子支付當中調整得非常多,也是這個行業非常關注的幾個條款,雖然條文并不多,但是實際上對平臺的責任也規定得比較嚴格。
  另外,在中國的電子商務發展史上,如果沒有支付寶、微信支付等這樣的支付模式,也就不會有今天中國電子商務的發展。反過來,如果沒有中國電子商務的發展,也不會有中國目前堪稱世界第一的移動支付互聯網金融科技的發展,所以雙方之間關系是非常緊密的,一定要平衡好兩者的關系。我們在電子支付立法的討論過程當中,也是要尋求消費者和支付服務提供者在平臺資金責任分擔方面的一種最佳平衡點,否則的話會造成很多的糾紛。
  《電子商務法》主要的做法是采取線上線下一致的原則,在支付條款當中體現得比較明顯,用支付寶、微信支付和用銀行卡轉賬支付,對銀行的責任和對支付寶、微信的責任應該是一致的。在堅持這個原則的基礎之上,又有了特別大的突破,主要表現在《電子商務法》第36條。
  對于第36條,爭議比較大的問題是未授權交易的舉證責任承擔。因為考慮到公平舉證的難度,對電子支付的服務提供者規定了相對嚴格的責任,未經過授權的支付造成的損失一般由支付服務提供者承擔;支付服務提供者能夠證明未經授權的支付是用戶自己的過錯造成的,在此情形下,服務者不承擔責任。所以,在未授權交易舉證責任的分配當中,原則上對于未授權交易的存在,仍需要消費者自己證明。消費者需要初步證明支付指令不是自己或者自己授權發出的。電子支付服務的提供者主張爭議交易為電子支付服務接受者本人交易或獲得電子支付服務接受者授權的,應對此承擔舉證責任。
  同時,電子支付的服務提供者,應當提交由其持有的爭議交易行為發生時的電子交易記錄等證據,如果沒有理由拒不提交證據的,應該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另外,電子支付服務提供者發現或者是被通知支付指令未獲得授權時負有止損義務。當損失發生以后,義務人在知道或者應該知道情況之下,應該積極采取措施,防止損失的擴大。

蘇號朋 對外經貿大學消費者保護法研究中心主任、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

電子商務平臺的法律責任
  電商平臺的法律責任體系,不僅限于對《電子商務法》本身或者其第三十八條的分析,而是應該把它放在整個法律體系中來看。這其中,主要涉及的法律,包括《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電子商務法》《侵權責任法》和《食品安全法》。
  相比較而言,《電子商務法》的特點,在于第三十八條第一款的立法模式,和《侵權責任法》的第三十六條第三款、《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四條第二款非常類似。關于《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爭議較多。我認為,這是用新的規范模式形成一個新的責任形態。
  第一種情況,是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比如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造成相應的損害,應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第二種情況,是平臺如果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應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和《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款比較,后者規定的是連帶責任,而《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的是相應責任,這是有明顯不同的。和《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比較,因為該法第三十七條是關于安全保障義務的規定,根據這一條規定,如果是因為第三人造成的損害的話,那這種情況之下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的主體,它承擔的是相應的補充責任。這和《電子商務法》相比也是有非常明顯的差異的。
  這里,當然要考慮《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有關規定,但該法關于經營者義務的規定,未必能夠全部適用到平臺上。因為如果我們把平臺作為第三方平臺的話,它不是一個合同的直接的當事人。那么在這種情況之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有關經營者的規定是不能夠完全直接地適用于平臺的。所以,我們在看待平臺義務的時候,可能更多地要從《電子商務法》中去尋找。
  《電子商務法》中關于平臺的法定義務規定,大致包括四個方面,一是對平臺內經營者的審核義務,二是消費者的個人信息保護,三是消費者的安全保障義務,四是向消費者提供平臺的經營者身份信息的義務。對消費者的約定義務,主要來自兩個方面:第一個是平臺與消費者之間的服務協議,基于這種合同關系產生的合同義務;第二個就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所規定的當平臺對消費者作出更有利承諾的時候,基于它的承諾要承擔的義務。
  應該說,這只是一個平臺的意思表示,不能把它理解為法定義務,但是究竟應該理解為一個合同義務,還是應該理解為一個單方意思表示的行為?我覺得,可以從我們過往的立法者的態度以及司法習慣來分析,把它理解為一種合同的義務可能更容易被接受。(本版資料整理:王兆盟)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五分彩开奖记录 时时彩后一6码怎么倍投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澳客网足彩 天天娱乐大汇 3d投注换算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用五行破解3d定两胆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葵花宝典3肖6码大公开 重庆时时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