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开奖记录|五分彩开奖走势图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讓法律的陽光溫暖億萬消費者

——《電子商務法》的實施與消費者權益保護論壇專家發言摘登(下)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3-29 09:17 來源:
分享:
0

張農榮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電商平臺的相應責任
  涉及《電子商務法》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如何理解電子商務平臺的相應責任。我覺得,應該根據司法實踐的具體情況來確定不同的連帶責任、按份責任或者補償責任。
  這里面,一是因為立法確實在實踐中發展,有時候它不是很明確的情況是不可避免的。二是因為電商平臺在社會治理中發揮著很大的自治作用,自行解決了很多的網購糾紛,確實需要我們尊重電商平臺自己制定的一些規則。三是因為出于平衡各方的需要。我們在平衡利益和分配舉證責任的時候,需要掌握一個標準。就是說,要根據主體承擔了多少風險,對平臺它有多大的控制力、承擔的責任有多大,來具體分析和處理問題。盈利越大,控制力越大,它承擔的責任也就應該越大。反之亦然。
  比如從電子支付角度看,對消費者權益的保護要貫徹線上線下一致的原則。對于未經授權支付的,應當按照過錯推定,來讓電子支付的平臺承擔責任。
  對電商平臺的法律責任,應該從整個的法律體系角度來分析,結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侵權責任法》《食品安全法》《電子商務法》總體的規定,來分析它們之間的相互關系。然后,在整體的法律責任體系中來仔細觀察,來具體思考電商平臺究竟承擔一種什么樣的法律責任。
  尤其是在確定相應責任的時候,要結合相關的法律來確定相應責任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具體的責任,應當對應到5種侵權責任中的哪一種。或者說,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承擔的應當是連帶責任;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承擔的應當是補充責任;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承擔的應當是按份責任。
  在安全保障義務方面,所涉及的相關法律責任規定,是不是只有在電商平臺損害消費者人身安全和身體健康的情況下,才能適用?其他的像消費者個人信息保護、跨境電商中的消費者權益保護等問題,也需要進一步思考和研究。

劉建剛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長

消費者個人信息保護的民法規范和侵權路徑
  現在是一個量化自我的時代。當一個人的身份信息、生理信息、行為信息、智力成果信息、財物權屬信息,以及人與人之間產生的關系信息被收集時,他就變成了一個存在于虛擬空間的數據狀態的信息人。顯然,信息保護和數據保護,在消費者權益保護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
  關于消費者和個人概念的界定,雖然我們看到的絕大多數案例都是以自然人作為權利主體來主張消費者權益保護的,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電子商務法》均未明確將消費者僅限定為個人或自然人,只有《民法總則》將信息保護的主體限定為個人。
  關于信息和數據概念的界定,一直在討論。我認為,信息對于人來講具有主體意義,這是因為人把自己的信息也作為了人應該可能予以保護的客體來看待,是具有可識別性的,應該予以保護。而數據可能在一定意義上不具有主體意義,其具有去標識化的特性。
  關于個人信息保護的主要法律規范,包括基本規范和義務性規范。基本規范主要有兩類。第一類是《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一條和第一百二十七條關于保護性的規范,主要是宣示性地說明自然人的個人信息應受法律保護。第二類則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十四條作出的一種宣示性保護規定。
  在義務性規范中,主要是《電子商務法》第五條所規定的電子商務經營者應該履行個人信息的保護義務。這種義務,主要包括五個方面。
  一是安全保障義務,主要集中在《網絡安全法》第四十條、二條第二款,核心意思是說應該采取必要的技術措施和其他措施,確保收集的信息安全,防止信息泄露、毀損和丟失。《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九條第二款對此也作了類似規定。
  二是收集、使用時的義務,主要集中在《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三條的宣示性規定上。所以,從法律規定看,《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一條是明確了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提出了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民事目的方法和范圍,符合雙方約定并經被收集者同意的要求。對此,《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九條第一款也作了規定,但是對于具體使用,該條第三款規定,經營者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者請求,或者消費者明確表示拒絕的,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電子商務法》第十八條也規定經營者向消費者提供商品或服務的搜索結果,應當同時向消費者提供不針對其個人特征的選項,實際上這兩項規定都是基于信息被收集之后再利用的情形。
  三是信息收集完之后向他人提供的義務。《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二條第一款明確規定,未經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但是經過處理無法識別特定個人,且不能復原的除外。
  四是關于查詢、更正、刪除和注銷的義務。《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三條以及《電子商務法》第二十四條都有相關的明確規定。
  五是關于協議和規則制定時的義務。《電子商務法》第三十二條中,強調制定平臺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的時候,應該遵循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明確個人信息保護方面的權利和義務。
  關于責任形式。《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條,明確規定侵害個人信息權的,應該依法承擔停止侵害等相關責任。
  關于個人消費者信息保護的侵權路徑,主要包括《合同法》路徑、《侵權法》路徑以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路徑。《合同法》路徑強調了合同約定,只不過要進行合同的審查。《侵權法》路徑,可能包含了三個方面,第一個是信息保護的路徑,實際上是按照法律規定、信息保護本身的原則;第二個是數據保護,因為《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一條和第一百二十七條對于信息保護和數據保護是分開來單獨規定的;第三個是關于人格權的保護路徑,與現有的隱私和姓名權保護等是具有一定重合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路徑,有些時候會突破《合同法》路徑,其中對于大小合同的責任和侵權責任,是混雜在一起進行主張和保護的。

張澤華 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電子商務平臺網絡安全保障義務
  第一,電子商務平臺作為一個網絡運營者,應該對消費者履行不作為義務。消費者作為網絡用戶,在網絡平臺中所提供的信息,可以劃分為敏感性信息和一般信息。對于消費者提供的敏感信息諸如身份證號、手機號碼、家庭住址等,網絡商務平臺應該給予更多的保護,并且采取合法、最少和必需的原則,必須經過用戶的授權同意。在此前提下,才能夠進行數據的抓取和進行分析、整理。
  第二,電子商務平臺作為商務交易的中間方,它的作為義務有兩點:一是對于消費者提供給經營者信息的一種保護,二是對于平臺的經營者和消費者之間的商品或者服務的這些交易信息,應當予以保存。
  電商平臺向消費者提供了第三方經營者的主體信息,比如營業執照、身份信息、聯系方式、地址和行政許可,這是它作為網絡交易平臺,應當提供給消費者的一個基礎信息。尤其是涉及消費者生命安全的商品或者服務,應當對電子商務平臺提出更嚴苛的信息注意義務規定,比如必須定期核實更新并進行公示;對于買賣車輛的電子商務網站,應當對涉及用戶使用、駕駛安全的信息負有更為重要的公示義務。
  同時,作為網絡交易平臺,應當注意保存平臺內經營者和消費者之間的商品或者服務的相關交易信息至少3年,并且具有更大的控制力,這也與《民法總則》關于訴訟時效的時間相吻合。
  當然,電子商務平臺作為我們信息產業發展的一個重要力量,在立法上,也應該對平臺合法權益予以充分保障,對企業的數據權利應該予以高度關注。

歷 詠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

具體分析綜合判斷很重要
  此前,順風車遇到了一些問題,大家也比較關注。在《電子商務法》出臺之前,對于平臺經營者的責任,并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根據不同的歸責原則,電商平臺的相應責任,大致表現為連帶責任、補充責任、按份責任等。
  《電子商務法》出臺后,我們發現,各方對其第三十八條第二款中關于相應責任的解讀,并沒有形成一個共識。從解決問題角度看,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立法、司法解釋,但我認為,立法措施和司法解釋很難窮盡《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中在相應責任方面所留下的巨大空間。
  這是因為,《電子商務法》所調整的責任主體是多樣化的,并且是仍然在變化當中的。在責任主體不斷變化的情形下,要給出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標準是不可能的。
  我覺得,關于相應責任,第一層的含義,應是結合平臺模式,堅持具體情形、具體分析;第二層含義,是在發生爭議時,應根據《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結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四條、《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七條綜合進行判斷。

趙 鑫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長

跨境電子商務中消費者保護的困境及改善
  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業務主要分為兩大類,即網購保稅進口和直購進口,兩者的區別主要是貨物是否在特殊監管區域集中存放過一段時間。
  這里涉及的保稅倉,有具體執行的兩個規范。一個是六部委發布的關于完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監管有關工作通知,另一個是海關總署發布的關于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有關監管公告。這兩個規范都是從2019年的1月1日開始實施的。
  從監管方式看,又可分為三類,監管代碼分別是9610、1210和1239,分別對應的是直購進口、試點城市網購保稅進口和其他的網購保稅進口。這里,1210、1239試點城市和非試點城市的主要區別,可能就是一個需要不需要通關單的問題。
  另外,六部委通知中明確規定,跨境電商企業應當履行對消費者的提示告知義務,那么,消費者只有在同意的情況下你才能下單。告知情形共有三項:第一項,商品符合原產地的相關規定,但是不一定跟中國的標準相符;第二項,商品直接購自境外,可能沒有中文標簽,可以通過網站查看相關的電子中文標簽;第三項,就是告訴消費者,你可以買但是不能再賣了,這類似于網絡分銷企業。
  比如消費者在淘寶網店下了一單、交納了款項,淘寶店將訂單信息發送給一些境內的服務商,再由后者按照流程發貨。那么,網購保稅產品是否應當具備中文標簽或者電子標簽?在六部委通知中,關于履行告知義務的規定意味著跨境商品可能沒有中文標簽,消費者可以通過網站查詢電子標簽,那么是不是就可以理解為對于網購保稅進口產品,可以沒有中文標簽?通過網站查詢電子標簽是不是一件必須做的事情?
  在這里,也存在一個歧義,原國家質檢總局進出口食品安全局有一個關于網購保稅模式下跨境電子商務進口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細則。其中第一個層次,如果是進口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就必須有中文標簽,而且中文標簽必須在入境前直接印刷。第二個層次,就是對于添加國內不允許作為食品原料的食品,是否應當作為保健品進口管理?比如加入紅參原料的某韓國食品,在我國相關規定里,紅參不能作為食品原料,只能作為保健品原料,還應該標注不適宜人群。但是在實踐中,這類產品目前可以通過保稅倉正常地進關通關。就相關問題,如果說添加了不能作為食品原料食品,我們建議,它應該按照有關要求,按照保健食品去管理。
  目前,在沒有更詳細規范的情況下,我們認為,如果經營企業明確告知了消費者相關的注意事項,那么由消費者自行擔責的理由似乎更充分一些。具體原因,第一是該商品在域外可以正常使用;第二是沒有相關規范進行規定;第三是消費者如果看到相關的提示之后,仍然購買的話,就需要自行擔責,否則就會出現允許經營,但是不允許購買的這種尷尬。


尚曉茜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電子商務法》《食品安全法》異同以及司法實踐中的協調
  從法律層階看,《電子商務法》和《食品安全法》都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部門法,從不同角度講,兩者的關系有所不同——從食品安全角度看,《食品安全法》應該是一般法,《電子商務法》是特殊法;從電子商務角度講,情況剛好相反。
  從調整對象看,有關銷售者和平臺的表述,《電子商務法》有5個,《食品安全法》也有5個,但用詞各有不同,所涉及的對象也有所不同。
  關于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的主體問題,我們注意到,《電子商務法》第三十七條規定了一個自營的內容,自營實際上是填補了《食品安全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有關平臺到底是不是屬于銷售者這樣一種主體立法的空白。之后,可以利用這一條,直接引用,來認定相關銷售者的這樣一種責任。
  關于平臺責任的形式,上述兩法的區別到底是什么?
  首先,是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但沒采取必要措施這一情形。我理解,原則上還是應當適用《電子商務法》的規定,因為實際上《食品安全法》中是沒有規定的。還有一種情形,就是不履行資質審查義務,即第三十八條第二款問題。我們要考慮到,相應的責任在食品安全領域,是不是有可能包括除了連帶責任以外的所有情形?
  其次,就是到底應該滿足什么樣的情況下,才能夠要求平臺承擔責任?我理解,只要是侵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就夠了,并不一定要對消費者產生一種實質性的損害。(本版資料整理:王兆盟)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五分彩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预测软件 博彩技巧 赌博翻倍公式137 广东11选5任选8计划 正常牌怎么看生死门 时时彩手机计划软件 比分直播500 98彩票网手机登录 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江苏时时网投